一场“蓄谋”6年的挖角哈兰德满足了曼城的所有想象

  瓜迪奥拉说他联想起了1973年克鲁伊夫在诺坎普对马竞的进球,右脚外侧远门柱极小角度的蹭射。

  上赛季中期,曼城俱乐部上下已经非常明确,寻找到一个合适的中锋,是俱乐部第一使命。

  他们有分布全球的球探体系、巨大的数据库支持,也有遍及五大洲的兄弟俱乐部群,不过曼城中锋目标序列里,排名最上的肯定是哈兰德。

  曼城球探报告里,对哈兰德的标注是“离群值”(outlier),因为这名挪威巨人前锋,在每一个分项中的得分都是最高的。

  能和他相提并论的,只有凯恩和姆巴佩。因此当哈兰德线球后,俱乐部球探团队并没有感觉多么震惊——他就应该如此出色。

  2022夏窗,是曼城相当另类的一个夏窗,他们花了大钱,引进哈兰德、阿尔瓦雷兹、菲利普斯、奥尔特加、戈麦斯和阿坎吉。

  但他们更挣了大钱:出售斯特林、热苏斯和津琴科后,收支相抵,曼城在这个夏窗挣得了5540万英镑的利润。

  英超其余球队,几乎全都在砸钱:切尔西净投入超过2亿英镑,曼联超过1.8亿英镑,西汉姆联、阿森纳、热刺、利物浦等都是如此。

  而如果要得出一个初期结论,这个夏窗英超球队最显著的引援是谁,至少从目前的进球效率看,哈兰德首屈一指。

  接触哈兰德,曼城在2021年春天就尝试过,要找到一个阿圭罗的替代者,不过2021年夏窗要到来时,当曼城足球总监贝吉里斯坦去询价,多特蒙德坚定回绝。

  然而当2021-2022赛季开启后,哈兰德合同中5100万英镑的解约金条款会自然启动,曼城一边更新着哈兰德的信息,一边追逐凯恩,当时曼城对凯恩的球探报告总结是:“英超最好的9号加10号”。

  可热刺主席列维再次证明了自己是转会市场上最难缠的谈判对象——曼城两次报价凯恩,列维两次回答:“非卖品”。

  凯恩的经纪人,就是他的哥哥查理·凯恩,也给出了许多错误信息,直到欧洲杯结束后,曼城俱乐部才意识到,追逐凯恩是一条死胡同。2021夏窗,曼城没能解决中锋问题。

  瓜迪奥拉用他重新调整出来的无锋阵,应对整个赛季,英超联赛夺冠,欧冠也走到了半决赛,甚至距离再度打进决赛只差30秒……

  对凯恩的努力宣告失败后,曼城高管,从CEO索里亚诺、瓜迪奥拉、贝吉里斯坦,到负责具体业务操作的COO奥马尔·贝拉达,都将努力集中在哈兰德身上。

  2021年10月,曼城和哈兰德的经纪人拉菲拉·皮门塔进行了第一次接触——拉菲拉就是博格巴在自己纪录片中向孩子们介绍的“拉菲阿姨”,一位律师背景的前巴西女足球员,拉伊奥拉的长期搭档。在拉伊奥拉去世后,她接盘了整个经纪公司业务。

  同时曼城还在努力说服哈兰德的父亲——阿尔菲·哈兰德。老哈兰德作为中卫,曾效力曼城3个赛季。

  几乎所有欧洲顶级豪门,从皇马巴萨,到巴黎拜仁,以及曼联利物浦和切尔西,都在追逐着哈兰德。

  而曼城的球探报告资料库里,从2016年开始就有关于哈兰德的记录。对哈兰德而言,曼城的吸引力集中在三点:

  最基本的一条,他知道曼城提供一份周薪40万英镑上下的大合同不会有任何问题。

  其次哈兰德是一个真正的曼城球迷,这和他父亲的职业生涯相关,所以他经常看曼城的比赛,熟悉曼城的战术打法。

  最重要的是,哈兰德知道在瓜迪奥拉体系里,德布劳内、贝尔纳多·席尔瓦、福登、坎塞洛和京多安们,实在有太强的能力,为他形成助攻了。

  哈兰德父子也有过深入讨论,老哈兰德在接受挪威电视台采访时承认:“我们考量不同俱乐部的第一条,就是谁最需要一个9号中锋。曼城在这一项上肯定是打最高分的。”

  而贝吉里斯坦,以非常专业的方式告诉哈兰德——曼城现在这种控球渗透的打法,能帮助他节省很多体力,即便他触球次数不是特别多,但哈兰德不需要进行太多盲目奔跑,身体负担会更小。

  2022年2月,曼城管理层第二次和哈兰德团队,在蒙地卡罗会面。瓜迪奥拉也在这期间,第一次直接电话哈兰德,详细介绍自己为他进行的战术设计。

  他自己最初的选择,是父亲穿过的15号,不过当他正式签约时,热苏斯已经离队,于是9号也空了出来。一切堪称完美。

  加盟以来,社区盾之后8场正式比赛,只有曼城4比0大胜伯恩茅斯,哈兰德没有进球,不过京多安第一个进球,来自他的助攻。

  瓜迪奥拉和他的团队,非常满意哈兰德的整体表现,不论他的跑动还是他的临门一脚。

  这位身材巨大的中锋,有着极好的进攻嗅觉,总能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区域。

  曼城分析报告里,将哈兰德的进球嗅觉,和过往劳尔、范尼斯特尔鲁伊这样的禁区专家相提并论。

  更细致的分析,是哈兰德本季到目前为止的13个进球,距离球门平均6.9米,上季他在多特蒙德这一数据为10.7米;6轮英超,哈兰德禁区内触球44次。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