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军队近代操练制度的创始人――莫里茨亲王

17世纪初以前,欧洲军队的训练史还是一片模糊。终年日复一日地操练,甚至在作战期间还利用空余时间操练,被认为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实际意义。到17世纪,荷兰人率先对军事管理和日常事务作重大改进。他们发现,长时间的反复操练能使士兵更顺从,能增加军队战斗力。推行军队近代日常操练制度的主要人物就是拿骚的莫里茨亲王。

莫里茨亲王,联省共和国(尼德兰)国务活动家、统帅和军事改革家。“奥兰治沉默者”威廉一世·奥兰治的次子。他1567年11月13日生于迪伦堡,受过大学教育,专业是数学和古典作品。莫里茨继承了其父庄重的品行。1584年其父遭暗杀后,尽管他年轻,仍被选为联省议会主席。1585年11月当选为荷兰和泽兰联合省总督。1586年获准得到荷兰封地,自称为奥兰治王。

莫里茨亲王从少年时期起就在威廉一世指挥的革命军队中与西班牙人作战。1590年任武装力量总司令。莫里茨是当时最先进的军事活动家之一。他还是一位富有天赋和才能的指挥官,但他作为军事改革者和战略家比战术家所获得的赞誉更多。

面临在低地国家和西班牙人作战的难题,莫里茨就到罗马历史中去找样板,努力从中汲取军事技术精华。但是,莫里茨亲王对罗马前人并不盲从,他强调了三样在他以前欧洲军队中不曾普及的东西。其一是铁铲。昔日的罗马士兵习惯于用临时修筑的土墙来加固营地。莫里茨也筑土墙,尤其是让士兵在包围敌占城镇或堡垒时挖壕固守。在他那个时代以前,欧洲军队并不重视挖土筑墙。在墙后躲避危险或打洞藏身意味着怯懦。军队通常依靠从附近招募的劳工来完成大部分他们认为必要的掘土挖壕工作。然而,对莫里茨亲王的部队而言,铁铲比刀剑或滑膛枪更有威力。围城军队有计划地挖壕筑墙保卫外围防线,这样做可以防御敌军的解围援兵进袭,同时又不放松围城。莫里茨的军队遵循这一方式围城,受到守城敌军的火力杀伤就比较少。同时,坚持掘进,日益接近守敌的壕沟和城墙,直到可以发起最后冲击。这样,围城变成了一项工程,挥铲挖土成了围城士兵的日常工作。在当时广为流行的堡垒战中,尼德兰军队最先采用近敌壕与对向壕、坑道与反坑道。这使尼德兰军队的军事工程学达到相当的水平。莫里茨对军事工程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这种沉重的劳动有一种附带的效果,即几乎扫除了官兵的懒散习气和放荡行为。

在西欧,莫里茨最先在军队中推行条令。根据条令,军队进行了系统划一的战斗训练,加强了纪律性。这是莫里茨的第二项,也是最重要的革新。他迫使士兵们练习火绳枪的装弹和射击动作;长矛兵则必须练习在前进中和战斗时的持矛位置。这种训练并非前所未有的。军队总需要训练新兵,但是以前的教官们认为,一旦人人都学会了使用武器,任务也就完成了。这种想法不无道理。莫里茨和前人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做法要系统得多。他将火绳枪的相当复杂的装弹和射击动作分解为42个单一的连续动作,给每个动作定出名称和发令词。由于士兵们动作的时间相同,节奏一致,每个人都能做好同时发射的准备。这样,齐射既容易又自然,对敌人的队伍造成一种冲击力。更重要的是,士兵们装填和发射的速度更快,而且忽略任何重要步骤的可能性也小得多。结果,枪比以往任何时候效率都高。因此,莫里茨相应地增加部队火枪的数量。

他还使部队正规化。训练士兵步伐整齐,就可以使整个单位的士兵按照规定的方式前进、后退、向左、向右,将纵队变成横队,再由横队变成纵队。莫里茨亲王的操练中最重要的动作是反方向行进。一排火绳枪手或滑膛枪手在发射完毕后,从站在他们后面的两列士兵中间走过去,到队列后重装子弹。同时,下一排枪手重新装好枪弹,其他各排也都发射完毕并后退就位时,第一排枪手就能够毫无障碍或毫不耽搁地开始第二次齐射。这样,一个训练有素的单位就能像演出动作经过精心设计的军事芭蕾舞,连续快速地进行一连串的齐射,使敌人还来不及从第一次齐射火力中清醒过来,另一次齐射就又命中了目标。这里的窍门在于选择时机,同时也在于阻止士兵们在背向敌人以走到队列后重新装弹时逃离战场。反复进行训练,使每一个动作都达到半自动化的程度,就能把出现故障的可能性减少到最低限度。大批军官和军士对士兵的严格监督,也是使反方向行进实际可行的必要措施。

莫里茨的第三项改革使操练更加有效,而反复操练反过来又提高了改革的实效。在任联省总司令期间,莫里茨与其兄弟威廉·路易实行了若干军事改革。莫里茨实行了一系列重要措施,提高骑兵、炮兵的机动性和加强其突击力量,组建了雇佣兵(胸甲骑兵)这一新的骑兵兵种和轻炮兵。他精减整编部队,使各战斗单位更适合于机动战。他仿照古罗马军团的支队形式将军队划分成比往常更小的战术单位。1个营为550 人,营再划分为连和排。划分成这样的小单位,操练起来很方便,一个人的口令就可以控制所有士兵的动作。在这种小单位里,也能够建立起从指挥官到刚入伍的新兵的个人联系。它们在战场上可以灵活地活动,既能独立行动,又互相配合,因为一系列明确的命令从指挥整个战役的将军,可以一直传到带领每一个排的每一行士兵的军士。指挥系统中的各级指挥官都执行上级的命令,将命令传达到下级官兵,并根据实际情况加以具体说明。这一改革预示着现代营的出现。

这样,军队就成了有中枢神经系统的、互通声气的有机体,因而能对意外的情况作出灵敏的、比较明智的反应。每一个动作在准确性和速度方面都达到了新的水平。各营在战场上的运动乃至士兵在射击和行进时的单个动作都可以予以控制,也可以预期,这是以前未能做到的。一个训练有素的作战单位,每个动作都达到规定的要求,就能够增加战斗中每分钟射向敌人的子弹数量。单个步兵的灵巧身手和坚定意志已经几乎不起作用;个人的勇敢和胆量在不可更动的例行常规面前也几乎完全消失。戎马生涯呈现出新的面貌,军队的日常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经过莫里茨式训练的部队在战役中自然而然地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力。人们认识到这一点以后,甚至在最保守的军官和绅士中间,昔日非正规的英雄式的军事活动方式也逐渐消亡了。

战斗中的高效率固然重要,但是其重要性尚不及训练精良的部队在守卫城池和围城时所表现出来的比以前更高的效率。说到底,士兵的全部时间几乎都是在准备和敌人对抗中度过的。对于过去的军队来说,如何使军队在等待时不变得烦躁不安和难以管教始终是一个难题。在越野行军中,这个难题能够迎刃而解,但是当一支军队在一个地方安营扎寨,连续几天或几个月无所事事,就很可能士气低落,纪律涣散。一天几个小时的操练很容易组织,效果明显,又很容易实施。因而,守卫部队的纪律就容易维持。

古代希腊和罗马的军队也曾利用这种本能把他们的军民结合在一起。当莫里茨回顾了罗马军团的做法,更改他们的操练方式以适应他那个时代时,其实是将他的军队管理方法接上古老而久经考验的欧洲传统。

训练严格的军队通常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与所处的社会相隔绝,从乡村直接招募来的新兵只需很短的的心理适应过程即可融入连、排等人为的基层社团。尽管操练看起来似乎单调而重复,却把往往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各种人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紧密的集体,甚至在生命显然处于危难的紧张时刻也能服从命令。

所以,新的操练方法使军事单位成了一种专门化的集体,其中,新颖的、标准化的、面对面的关系有效地取代了传统的社会组合方式。因此,训练精良的排和连组成的人为社团十分迅速地取代了往常那种按武功和地位形成的等级。

在实施了一系列军事改革,在短期内建立了当时第一流的雇佣军队之后,莫里茨更加积极地开展了反对西班牙侵略者的斗争。1590-1594年,莫里茨亲王率领他经过严格操练过的士兵,一口气从西班牙人手中夺回了几十座设防城镇,每次进行袭击和围困,其技术上的精确和行动上的迅速都是前所未有的。这其中包括1590年占领布雷达和斯滕贝亨,1591年春攻占代芬特尔和聚特芬,10月14日攻占奈梅亨,1593年夺取斯滕韦克和1594年攻陷格罗宁根。他一次又一次地击败了西班牙人,解放了北尼德兰,并且把战斗行动指向南尼德兰(比利时)。莫里茨亲王因此声名大振。

莫里茨的训练方法并不保密。1596年他的表亲和亲密合作者拿骚的约翰内斯二世委托一位名为鸦雅布·德·格恩的画家为新式操练中火绳枪手、滑膛枪手和长矛兵的姿势一一作出图解。1607年这些图解成书出版。每一个姿势的图解都占对开本的一整页,还附有相应的口令。见习教官或普通士兵都可以从书中学到到应如何操练。

为了培养训练有素的军官,莫里茨于1619年创办了一所军事学院――在欧洲这又是一个首创。这所军事学院的毕业生中有的在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麾下服役。这样,新的荷兰训练方法就被带进了瑞典军队。瑞典人又把这种新的操练方法传给欧洲的所有其他军队。这种方法的卓越成效被一次又一次地成功验证。新教国家首先接受了这项革新,并把它传给法了国人,最后又传给西班牙人。西班牙人一开始仍然固守他们自己的传统,但是现实很快就使他们改变了看法。在罗克鲁瓦战役(1643年)中,受过新操练法严格训练的法国军队在原野上大败西班牙的步兵团。从此以后,欧洲军界的有识之士便一致认为新操练法肯定比西班牙的训练方法优越。

经过几十年兵传兵的过程,围绕着操练这一中心活动,逐渐形成各种各样相关的行为特性,从而构成了独特的军事生活方式,这当中,有嫖娼、赌博、酗酒;也有自豪感、礼仪细节和勇武精神。简言之,欧洲军队并没有完全脱离旧的方式和惯例,但确实把军事行为的某些传统降至边缘地位,并将破坏性较大的行为局限在业余时间内。

操练特别能培养普通士兵的团结精神,即使士兵是来自社会最低层。受过操练的士兵握有压倒一切的力量。只要有训练有素的部队保卫王室的特权,那么,无论是贵族向王权的挑战,还是下层对明显的不公平提出的抗议,都不会有丝毫成功的希望。因此,欧洲开始享受以前无法实现的高度的国内和平,这促进了财富的大幅度增长。这样,在欧洲大陆的许多地区,有可能依靠税收来供养职业化的军队,同时又不会给国民经济造成过分沉重的负担。

莫里茨亲王改革的另一个必然结果是促使欧洲刚刚出现的战争和社会模式的稳定化。标准化的操练是以标准化的武器为先决条件的。1599年莫里茨本人发现必须要求他指挥下的军队装备统一的,否则他的新体制就无法运转。这种标准化的短期效果是大大减少了军事费用。一旦战场上只需要一种口径的滑膛枪弹丸,供应就不会出现紧张情况。而且,既然每一个士兵可以按标准化操练的精确动作进行训练,增援任何减员的单位就几乎变得与补充滑膛枪弹丸一样简单。总之,士兵就和他们的武器一样,成了一架巨大的军事机器上可以任意更换的零件。显而易见,管理这样的军队比以前更加容易,而且比以前更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处在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时代之间的过渡阶段,莫里茨作为统帅,在发展军事学术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随着莫里茨亲王的训练和管理模式在整个欧洲盛行,以及欧洲军队在技术和组织革新方面继续发展,欧洲人在军事上开始越来越明显地超越地球上的其他民族。到19世纪,对欧洲而言,推行全球的帝国主义已经变得轻而易举,而对亚洲、非洲和大洋洲而言,这却意味着无穷无尽的灾难即将临头了。

作者:张敬山,军事科学院硕士研究生;周宝新,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政工教研室助教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