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物技术手段培育青蒿素高含量新品种

过去,青蒿素的抗药机制和一些西药研发有一定难度,得了诺奖之后,资金、人力、财力方面更加集中,药理、化学、资源方面将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同时,诺贝尔奖提高了青蒿素和相关研究的国际关注度。

青蒿素主要针对的是疟疾,可能疟疾在国内比较陌生,但是实际上这个疟疾是世界三大致死疾病之一。2016年WHO报道,全球还有2.12亿的疟疾病例,而且每年死亡人数达到40多万,所以它是非常危险的疾病。其实西方的化学药物,是在出现耐药性的背景下产生的,这使全球面临无药可用的境界,所以青蒿素诞生以来,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觉得这个诺奖实至名归。

得了诺贝尔奖之后,对我们的影响肯定是很大的。得了这个奖之后,国内和国外所有从事青蒿素相关的人都比较兴奋,尤其是对于国内的研究机构和一些企业而言,都是一个非常振奋的消息。之前我们国家是作为一个原料药的出口国,原料药的价格有点低迷,青蒿素的抗药机制和一些西药研发也有困难,大家一听到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又看到了新的希望。因为得了诺奖之后,在资金、人力、财力方面都有了比较大的集中,同时,药理、化学还有资源方面,都会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做,还会深入一些。

以前,青蒿素研究中心有一些固定的人员,也有一些对外的合作,自从得了诺贝尔奖之后,青蒿素中心已经有一些改制,我们的合作正在开放,除了引进一些新进的人员或者是这个领域的一些优秀的专家之外,还开展一些对外的合作,包括几所研究单位,还有一些高校、企业等等。我们的团队是开放的,大家之所以不断协作,目的是想把所有的从事青蒿素相关的研究机构、企业或者个人都团结起来,来解决问题。

化学药,比较能讲清楚它的问题,它的作用,或者有什么副作用,而中医药是一个“黑匣子”,往往讲不清楚它的成分是什么、它的作用机理是什么,现在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西医让你明明白白地死,中医让你糊涂地活”。所以我们要借助现代科学技术破解中医药的“密码”,另外还强调中西医的结合,像现在我们进行的青蒿素ACT研发,就借鉴了中医药的理论,采取多药物、多靶点的模式。

合作交流方面,有很多是国际上的单位,比如说英国药典委员会等和我们相关的一些机构,都会来我们这里参观访问和学习我们比较先进的技术。

在这之前,大家其实也还是挺关注中医中药的,因为毕竟中医中药用了几千年了,也有保健方面的优势。

现在国家对于中医药事业比较支持;对中医药法,或者一些战略规划,国内外都比较关注和支持。得了奖之后,大家除了关注青蒿素和相关的研究之外,还比较关注比如年轻人的亚健康状态,关注中医养生或者是保健,或者是现在一些中药的安全性等问题上。

我主要从事中药资源和生物技术方面的工作,在资源收集的基础上,应用生物技术手段来培育青蒿素高含量的新品种,通过解决合成基因方面的工作,在品种上进一步突破。品种的含量提高了,直接涉及到它生产成本的降低,企业以后在国际上有竞争优势。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