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逐渐长大走向独立的人而言什么才是人生最好的指南?

我们每天行走的街道,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坦、整洁。但在它们下面的某处却埋藏着我们所不知道的人类历史。

在最接近地表的土壤层,埋着五千年前印第安人的箭头;在砂卵石层,你会拣到一万年前的史前斧头;而两万年前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石斧,则出现在深棕色的砾石层;挖到黄色黏土层时,你有可能看到三万年前的史前人类骸骨……

面对这些东西,我们不禁要问:在遥远的过去,人类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呢?

此书由美籍荷兰作家、历史地理学家亨德里克·威廉·房龙所著,他的代表作《人类的故事》,获得首届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

作者用幽默的语言,把枯燥无味的历史讲得生动可爱,并且还亲手绘制了富有情趣的插图,让小读者更直观地了解文明发展与迁徙的历史进程。

通过它,我们可以探索过去错综复杂的时代脉络,让人类发展的历史经验引领成长之路。

三万年前,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冰川时期结束后,人类以工具、武器和图片的形式,留下了自己存在的确凿证据。

但这些苦难也不全是坏事,现实磨砺了他们的智慧。为生存而进行的无休止的斗争中,教会了幸存者许多东西。

他们发现火能带来伤害,也能带来温暖。在无意当中吃到火中的食物时,他们知道了烤过的东西比生的好吃。

他们学会了挖陷阱捕食猎物,用锋利的燧石割下动物的皮毛来御寒,也学会了制造简单的工具。

他们放弃原来的岩洞,搬到水边生活。模仿鸟儿用树木搭建房子,模仿松鼠把富余的食物储备起来……

那样的话,你现在可能没有书可读,也不会有书店和图书馆这种地方,你也无法上学,学习各种知识,人类世界也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

在人类诞生之初的一百多万年里,他们之所以发展缓慢,就是因为没有文字,不知曾经发生过什么,也就无法传承和利用祖先的经验。

但最早的文字,并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样子,而是以图形的形式存在,我们称之为“象形文字”。

18世纪末,一位叫布沙尔的法国年轻军官在埃及的尼罗河下游的废墟中,发现了一块奇怪的石头,上面布满了图形文字。

有眼睛的图像代表“我”,蜜蜂和树叶根据它们的发音合起来代表“相信”,拿着锯的小人代表“看”,整句话的意思是:我相信我看到了一头长颈鹿。

因为这些文字,他们毫不费力地将自己的经验传递给子孙后代,也使得我们今天对他们的历史了解得更多。

我们每个人从出生起,都会被纳入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就是“国家”。你隶属于哪个国家,你就是哪国人,比如,你隶属中国就是中国人。

以前,为了更好地抵御自然界的各种危险,他们需要几个家庭组成联盟,这就是部落或氏族的雏形。

在尼罗河三角洲地区,每到夏天都会洪水泛滥,为了在洪水中幸存下来,人们觉得要修建堤坝和人工岛。

但靠一个人或一个部落很难完成。现实迫使他们忘记彼此间的分歧,一起劳作,互相依靠。

在组织中,有经验的老者挑选出强壮的人来指挥打仗,并授予他头衔,以便在紧急情况下,他有能力指挥整个国家共同应对。

后来出现了介于领袖和民众之间的贵族阶层,他们彼此通婚,用这种方式使财富始终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当不堪剥削的老百姓奋起反抗,推翻压迫他们的贵族,财富得以重新划分,人们又获得平等生存的机会。

《文明的起源》是一部有趣的远古人类兴亡史,作者用浅显易懂的语言,通过大量的问题一步一步引导读者去了解史实、去思考历史,是孩子们了解这段漫长历史的理想读本。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