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吴聊·夜读

在北平电台一次关于《自由主义》的演讲中,胡适先生谈到他去看望一位老师的经历,老师表达了一个意思:

在上世纪上半叶,纷乱的学术界中各种主义盛行,胡适是少有的观点平和的学者,他总是强调:

人们应当不承认有“绝对之是”,更不可以“以吾辈所主张者为绝对之是”,对他人的不同看法总应当抱着一种容忍的态度。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带着一点自以为是,认为自己的观点才是最正确的,每每遇到不同的意见或观点,都急着去争执、反驳,而少有理解他人的耐心和宽容。

1925年,欧洲革命刚刚退潮,德、意法西斯蠢蠢欲动,一本叫做《宽容》的书横空出世,作者是荷兰裔美国作家亨德里克·威廉·房龙。

在这本书中,房龙以基督教的历史以及欧洲史为脉络,讲述了人类种种因为不宽容而相互残杀的历史事件。其核心观点与胡适先生一生所坚持的容忍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房龙说,宽容并不是一味纵容,如今我们提倡宽容,即意味抵抗那些不宽容的势力。

在一个落后偏僻的村落里,人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聆听老人们的训言,凡是质疑和挑战古训的人都会被杀死。

但是仍然有这么一个人走了出去,当他满身是伤的回到村落告诉大家“上帝的笑容不只是在这儿,也在其它地方”时,人们愤怒地把他砸死了。

不久,村里发生了旱灾,走投无路的人们终于开始外出寻找生路,这才承认自己的过错。

比如不久前看过这样一则新闻,女街舞老师因为身上有一个纹身,而被家长联名要求辞退。

历史上绝大多数教义、政治意识形态,都宣称得救的道路只有一条,正确的生活方式、真正的价值结构只有一个,其实源于这种体系下他们是既得利益者。

任何时代的国家和民族,如果拒斥宽容,那么不管它曾有过怎样的辉煌,都要无可挽回地走向没落和衰亡。

房龙在书中感叹到,“宽容这个词从来就是一个奢侈品,购买它的人只会是智力非常发达的人——这些人从思想上说是摆脱了不够开明的同伴们的狭隘偏见的人,看到整个人类具有广阔多彩的前景。”

虽然只有宽容的理念让苦难的众生走出无知山谷,但宽容是祈求不到的,人类需要先驱者。

除此以外,良好的政治文明是宽容社会的前提条件,贸易也能促进宽容,一个富足的社会往往更具有宽容的气氛。

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现代社会的“宽容”与“不宽容”?又该如何与不宽容势力做抵抗,共同创造一个宽容的、健康的、没有暴力的社会?

从9月14日吴老师解读《单向度的人》开始,到9月17日对《身份与暴力》的解读,再到今晚的《宽容》,可能有些人已经关注到几场直播内容的连续性,是的,这是我们和吴老师的一个全新尝试。

我们想用一个主题、四本书的串联方式,由吴老师带领大家读一些平日里不怎么读但却重要的经典图书。

第一季的主题是“当代人的身份”,目前已经完成了这个主题下的三本图书,之后我们还会推出这个系列的最后一本书——阿比吉特·班纳吉的《贫穷的本质》。

接下来,我们将进入第二季“什么是好的社会”系列,吴老师会和大家一起分享张维迎的《博弈与社会》、大前研一的《M型社会》、罗伯特·席勒的《金融与好的社会》以及斯底格里茨的《不平等的代价》。

你可以点击收藏吴晓波的直播日历,关于解读书栏目的所有直播日程,小巴都会更新在这里哦。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