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诺万·米切尔也上架?爵士前行之路的豪赌!

两个月前,当季后赛提前止步、各种风声倾巢而出时,三度获选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爵士中锋鲁迪·戈贝尔还驳斥各种他和多诺万·米切尔的谣言,但两个月之后,一切出现巨大的改变,最新的消息是,爵士已经开放聆听各种关于多诺万·米切尔的交易报价,不再将他视为非卖品,而鲁迪·戈贝尔?在自由市场开市的第二天,就成了重磅交易中的主角,新赛季将成为森林狼的禁区守护神。

的确,不论上个赛季以联盟龙头之姿不敌缺少主将伦纳德的快船、或是本季第一轮就败给卢卡·东契奇并未完全参战的独行侠,都让爵士的赛季结束的有些让人失望,现有阵容的上限、天花板无法对抗高阶战场的事实也逐渐浮现,不论是想要往上放手一搏或是往重建之路迈进,总之改变的确是应该要思考的选项,但在两周之内就决定大破大立、以“把现有两大球星都脱手”的方向前进,却也不可谓不冒险、或者讲好听点叫“勇气可嘉”。

重建不是不行,卖掉主力球星也不是没看过(尤其在近年),但如果连雷霆在2019年的决定都在一次脱手威斯布鲁克和保罗·乔治之余还换回克里斯·保罗,就知道一次脱手双星却没有换回任何一位稍有亮度的明星是多么巨大的异动,当然也许多诺万·米切尔和鲁迪·戈贝尔的亮度不一定能和当年雷霆双枪相比,只是从鲁迪·戈贝尔转队、多诺万·米切尔也上交易桌的此刻,爵士可能正在经历一场队史最巨大的豪赌。

鲁迪·戈贝尔有多好?没有人敢否认,三座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奖毫无水分,鲁迪·戈贝尔就是当今联盟最可怕的护筐者、最难翻阅的禁区最后屏障,再想想当年爵士不过在2013年用便宜的代价换回首轮尾被选进的鲁迪·戈贝尔,以如此低廉代价带回联盟数一数二的禁区守护神无疑物超所值。

不过这个物超所值仅限于取得成本与新秀合约,当新秀合约到期后,所有兑现的战力都会化为绿油油的美金,鲁迪·戈贝尔的第一份续约先是和同梯的斯蒂芬·亚当斯领了25%起薪的4年破亿顶约,接着又因得到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在2020年取得DVPE(Designated Veteran Player Extension)资格,5年2亿500万的续约价码,让鲁迪·戈贝尔成为史上领取最大张合约、也是首位拿到破2亿合约的中锋,但也成为这些领取DVPE资格的球员中,第一个单季平均从未超过16分的人。

这的确可以再次讨论DVPE的资格是否要纳入最佳防守球员,因为最佳防守球员可能不会是球队最重要甚至前二的进攻选择,而防守型球员领取如此巨额的薪资是否会影响薪资结构也会在鲁迪·戈贝尔身上成为最极端的案例,最后我们看见的是,在鲁迪·戈贝尔确定领取高薪后,某种程度上的确影响了爵士的天花板。

鲁迪·戈贝尔当然是顶尖的护筐者、联盟最强的守护神,但是当爵士只能建构起一群外围防守有其缺陷的队友时,一直要帮队友擦的鲁迪·戈贝尔或者为了固守禁区而无法去外围帮助队友的鲁迪·戈贝尔都无法对抗季后赛更被针对的对手攻击策略,我们都知道鲁迪·戈贝尔的好,但鲁迪·戈贝尔和爵士的结合似乎就是如此,很难再往上突破。

于是当交易发生、各界关注森林狼该如何运用这组看起来和时代潮流不相符的双塔时,其实爵士的回报很明确,不用过度高举马利克·比斯利、帕特里克·贝弗利这种配角,顶多期待贾里德·范德比尔特、菜鸟中锋沃克·凯斯勒能弥补爵士在交易前后就欠缺的前场身高,这些球员只是为了让交易双方的薪资能够匹配,真正让爵士管理层丹尼·安吉点头交易、也再次符合丹尼·安吉人设的交易关键,就是2023、2025、2027三张无保护的首轮签和2029年前五顺位保护的首轮签。

整个休赛季的交易市场,也因为爵士开的第一砲而有了定锚效应,一如目前看来有些停滞的凯文·杜兰特交易传言也是如此,在这几年选秀权价值水涨船高的情况下,首轮签的多寡说明了交易的重视程度与球员的价值,若鲁迪·戈贝尔都能换得四张首轮签(其中三张无保护),那身价、战力都在鲁迪·戈贝尔以上的KD当然更有本钱狮子大开口,而回到多诺万·米切尔身上,显然比起鲁迪·戈贝尔更像王牌的他,丹尼·安吉要的恐怕也是好几个首轮签起跳,若想减少首轮签,就要送出合理的主力战将。

基于众所周知多诺万·米切尔基于父亲曾在MLB纽约大都会队任职、他从小就是大都会球迷,多诺万·米切尔可能异动的消息马上和尼克斯有所连结,而尼克斯手上也的确有丹尼·安吉最喜欢的多枚首轮签,但原本多诺万·米切尔在爵士的一大问题就是他主打二号位但身材太矮小,搭配差不多是控卫基本规格的迈克·康利和以侧翼来看太矮的罗伊斯·奥尼尔让爵士后防都是身材劣势,若转到尼克斯,尼克斯后场已有今年重金挖角、但同样矮小的杰伦·布伦森,两人若联手的身材劣势也是显而易见。

回到爵士这边,若爵士都能在鲁迪·戈贝尔交易中收回大量首轮签,可以想见若要送出多诺万·米切尔,丹尼·安吉肯定不会让对手付出太低廉的筹码,只是若说30岁的鲁迪·戈贝尔可能已经没有太多未来可以等还不算夸张,如果连25岁的多诺万·米切尔都要捨弃,那爵士要着眼的到底是多久的以后?或者只是一味送出能替他们换回最多选秀权的球员、把筹码全部赌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的未来?

当然,凯尔特人上赛季闯进总冠军赛、双星 杰森·塔图姆和杰伦·布朗水涨船高,回想他们当初正是丹尼·安吉在塞尔提克操盘时用现有球星换来未来选秀权而得到,看似在替丹尼·安吉的操盘习惯背书,但塞尔提克能在本季,正是当布拉德·斯蒂芬斯操盘后不愿再一直迷恋虚幻的未来、紧抱着一个又一个无法作为即战力的新人,反而用新人、选秀权去换回相对扎实的现货后才建构出争冠强权,丹尼·安吉疯狂想累积天分的操作的确帮凯尔特人度过后GAP时代的重建期,但从累积天分到建立强权还是有一段差距。

在已经用这种操作送走鲁迪·戈贝尔之后,爵士如果还要送走多诺万·米切尔,的确就必须重建、必须重新累积天分,丹尼·安吉努力从现有资产中兑换最多未来选秀权的想法不能说完全错误,但是如果多诺万·米切尔这个已经代表爵士自己养成、也还算年轻的顶尖球员都没有办法列入未来的考量,那以队史鲜少完全“躺”下去拼选秀的爵士,等于把过去几年的成就全盘推倒,然后以仿造近年雷霆的方式豪赌在未来,一切就完全是从迷雾中摸索。

多诺万·米切尔与爵士其实原本应该可以是一段美好的故事,对爵士来说,顶尖天赋不一定想把生涯投注在犹他,一个不小心像蔡恩·威廉森这种高天赋新秀对小市场球队喜怒溢于言表的现实都不是不可能发生,能以一个绿叶交易到乐透边缘的选秀权就换回在新秀合约内窜升为全明星球员的战将,对多诺万·米切尔来说,当初在NCAA都不是待选新人最顶尖的族群,却在进NBA之后突飞猛进、成为季后赛球队的王牌,我想不会有太多人看好爵士能就此一飞冲天,但以他们手上的天赋、阵容组成,能在西区激烈战场中成为稳定的季后赛球队、甚至2020-21赛季是联盟第一种子,绝对可视为爵士、前任主教练奎因·斯奈德和多诺万·米切尔的成就。

的确在多次季后赛的强力对抗后,多诺万·米切尔和爵士的缺陷逐渐浮现,也成了每次季后赛就被对手针对的痛点,爵士太多次输在后防的矮小、输在对手的5-out、输在自己的贫攻,如前文所述,不论鲁迪·戈贝尔、多诺万·米切尔或爵士,似乎都已经达到现有阵容的上限,无论如何都必须改变。

只是对多诺万·米切尔来说,或许他需要的队友是朗佐·鲍尔、马尔科姆·布罗格登、乔希·吉迪这样高大的持球后卫,不致形成两个矮后卫的组合,否则就是期待当贾里德·范德比尔特取代罗伊斯·奥尼尔成为爵士首发后,能改变过往爵士前场的身材劣势,总之在他结束新秀合约、开始跑爵士续约的5年顶薪后,对他的考验就不只是全力绽放自己的天赋,而是不论留在爵士或转队,都能成为更好的团队球员、比过往的自己更进步。

比起现在就帮多诺万·米切尔设定下家,或是讲得沸沸扬扬仿佛他非走不可,不如在这次的风声中,重新思考多诺万·米切尔对于爵士的意义、思考多诺万·米切尔该如何转变才能更上层楼,也再次观察已经拆解原有阵容的爵士必须要怎么调整、丹尼·安吉的操盘思维是否有所改变,爵士到底会怎么决定下一步。

有些可惜的是无法看见爵士维持现有主轴做出些许修正后,努力追逐多诺万·米切尔+鲁迪·戈贝尔这组自养核心的最佳成绩,又或者在丹尼·安吉的想法中,现有核心再怎么修正都于事无补干脆选择大手笔改变,鲁迪·戈贝尔的交易已经说明了他终究有手腕可以换回诸多筹码,此时多诺万·米切尔也上架的话,或许一支全新的爵士,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