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有生物的一面

堕入情网是精神和身体共同参与的一个过程。本书所提供的一些技巧,可以让你的意中人在头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先从身体上对你的爱情产生回应。我们将把爱情放在脑电波扫描仪和X光的下面,检测当这种叫情的奇妙情感发生时,你的意中人身体上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事实上,这句话说得没错。科学家告诉我们,人们堕入爱河的时候,脑子确实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科学家们推测,迷醉情感的核心是一种叫做苯乙胺的物质,简称PEA.这种化学物质和颇为相似,同样都能带给我们一种兴奋的感觉。

苯乙胺由神经系统分泌,进入血液循环系统以后,会让人产生一种类似于吸毒后的兴奋感觉。正是这种物质让你的心灵悸动,让你的双手流汗颤抖,并让你整个人兴奋不安、心乱如麻。还有一种谣言说,苯乙胺可以导致你以最快的速度扯下意中人的衣服。

3.人们堕入爱河的时候,脑子确实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科学家们推测,迷醉情感的核心是一种叫做苯乙胺的物质,简称PEA.

科学家们说,苯乙胺与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一样,都是在人们首次产生浪漫爱情的感觉时,由人体分泌出来的化学物质。这种迷狂的感觉几乎是人体能够觉察到的最为兴奋的感觉,而且完全出自天然,无需借助任何药物的辅助。(音乐剧大师科尔·波特在创作歌曲《你让我心醉神迷》的时候,显然非常明白这一点。)

但坏消息是,这种迷狂并不会永远持续甚至难以持续较长时间。这也为“浪漫爱情总是非常短命”这种流行观点提供了更多的科学依据。但好消息是,这种迷狂确实可以持续一段时间,虽然不长,但足以让成熟的爱情生根发芽。浪漫爱情的平均持续时间是一年半至三年,这已经足够让人轰轰烈烈地真爱一场,或者让他(或她)心甘情愿地在婚礼上说“我愿意”并且开始繁殖后代。

鉴于你不可能每天扛着一支装满苯乙胺的注射器走来走去并将其注射到意中人的血管之内,那么你最好做一件虽非最好但仍属次好的事:学习一些技巧,促使别人的大脑分泌出苯乙胺,让他们产生陷入爱情的感觉。

人们并不会在某个神秘的早晨一觉醒来,发现脑子里充满过量的苯乙胺,然后爱上出门以后遇见的第一个人。不,苯乙胺和其他化学物质都只是在人们遇到特定刺激物以后,情绪和内脏产生了相应的反应,然后才由人体分泌出来。

有哪些特定的刺激物呢?比如,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缕清香,他打招呼时淘气的样子或者她大笑时耸起鼻子时的可爱表情。有时候甚至连你自己都不太在意的一件衣服饰品,竟会引发别人对你的痴狂。举个例子,1924年,希尔顿连锁酒店的创始人康拉德·希尔顿忽然迷上了教堂里距离自己五排座位的一顶红帽子;祷告结束以后,他跟着那顶红帽子走向大街,并在后来娶了红帽子下面的那位女士。

为什么有些看似毫无意义的小事却能诱发人们心中的爱情?这些感觉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它们早就藏在我们的基因里吗?

不,基因与陷入爱情没有任何关系。陷入爱情的诱因其实深深地埋在我们的心里。当我们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某种东西时心中奔涌出来的那种感受,其实很早之前就已深埋在我们的潜意识之中。它们来自塑造我们所有个性的那口深不可测的井——我们的童年经历,或者可以说,在五岁至八岁这段童年时光里,我们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在年幼的时候,脑子里会产生一种叫做“潜意识铭刻”的现象,与动物界某些物种的某种生理现象非常相似。

1930.代,奥地利著名动物行为学家康拉德·劳伦兹博士曾经成功地引诱一群小鸭子对他产生了无法割舍的眷恋。当时,他一看到小鸭子用脆薄的鸭嘴啄开蛋壳,就蹲下身子,扮作鸭妈妈的模样从蛋壳旁边走过。于是,小鸭子立刻爬出蛋壳,跟着他在实验室里行走。后来,尽管真正的鸭妈妈出现在实验室,但那些被铭刻了潜意识的小鸭子仍然千方百计地跟在劳伦兹身后。

研究人员证实,这种铭刻现象不仅仅出现在鸟类身上,鱼类、荷兰猪、绵羊、梅花鹿、水牛以及其他哺乳类动物身上都发生过类似的现象。人类对铭刻现象有免疫力吗?嗯,与那些上当后列队跟在劳伦兹博士身后的小鸭子不同,我们在成年之前并不会一直跟在给我们接生的医生身后。但仍然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是另一种铭刻的牺牲品,它就是“早期性印象铭刻”。

全球知名的性科学家约翰·莫尼专门创造了“爱情地图”这个概念来描述这种铭刻。我们的爱情地图是铭刻在我们大脑里的痛苦和欢乐,而这些情绪都来自早年生活中我们从家庭成员、童年伙伴以及其他偶遇那里得到的回应。那些刻痕是如此深重,有些甚至一生都无法痊愈,只是静静地留在那里,等待合适的刺激发生时再一次血流如注。

莫尼博士说:“爱情地图就像面庞、身体和大脑一样广泛存在,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幅爱情地图。如果没有爱情地图,世界上就不会有堕入情网的故事,动物就不会再交配,生命也就不会繁衍。” [*7] 你的意中人有一幅爱情地图,你也有一幅爱情地图,我们都有爱情地图。爱情地图不可磨灭地嵌入了我们的自尊和自我认同当中,留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变成潜意识的一部分。它们可能是积极地铭刻。比如,也许你的母亲喜欢喷某种气味的香水,你的父亲大笑时的样子很淘气,你最喜欢的老师笑的时候鼻翼会耸起。也许康纳德·希尔顿小时候在新墨西哥州的时候,有个戴红帽子的女士对他非常热心。

爱情地图也可能是消极的。淑女们,也许你小时候曾遭受过别人的性骚扰,所以你绝不会爱上一个笑容狡黠的男士。绅士们,也许你残酷乖戾的姑妈喜欢使用某种香水,所以现在一旦某个女士身上发出这种香水的气味,你立刻就会像闻到杀虫剂的虫子一样仓皇逃窜。

爱情地图有时候可能会非常复杂。早年的负面经历可能会让一些人的爱情需求怪异而离奇。淑女们,也许你的父亲抛弃你的母亲和另一个女士私奔,你和妈妈的生活从此陷入凄惨孤独的困境;那么现在,只要你的约会对象朝其他女士随意瞟一眼都会令你怕得要死。绅士们,也许五岁时你那美丽的保姆经常拍打你的,给你幼小的生殖器带来了隐秘的欢愉;那么现在,长大成人的你发现自己很难陷入爱情,除非女朋友对你的进行疼爱的击打。

那些早已忘掉的经历,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已被一一刻入了你的性潜意识。如果在适宜的时机,某个人忽然触及了你的某处刻痕,你的血管中就会忽然分泌出大量的苯乙胺。它冲击着你的大脑,蒙蔽了你的理性,于是你堕入了情网。这就是爱情发生时那朵必要的火花。

这只是恋情的开始。现在汽车只是发动了,但如果要继续奔驰的话还需要电池。同理,当大脑从苯乙胺的冲击中恢复过来以后,一丝理性(希望如此)就会在你的大脑中出现。当你和意中人增进了解的时候,你开始暗暗探索两人之间的异同(我们会在本书第二部分详细讨论这个问题),你俩都开始扪心自问:“我能从这段关系中得到什么呢?”(详见第四部分)。我们倾听着自己的自尊,判断它在这段关系中得到了怎样的增长(第三部分)。恋情的初期总是非常微妙,在最初的几次约会中,我们常常一不小心就削弱了对方对自己的好感(第五部分)。如果我们顺利通过了这个阶段的考验,那么卧室里将要发生的事情就对恋情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本书中,我们会对影响恋情发展的每个因素都进行科学的探讨。

现在让我们回到恋情的起点。你会在什么地方邂逅那个潜在的爱人呢?怎样才能让他(或她)的血管因你而喷涌出苯乙胺的激流?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